理屈词穷之时,批示员使出一个妙招,竟让仇敌主动跑出去收逝世!

1942年秋,为了回击日军的“涤荡”、周全发展对敌奋斗,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收队政委吴瑞林受命带领第一旅第二团在衔命向沂蒙区以南作战,第一个袭击目的便是敌人的界牌据点。

界牌位于汶河以南蒙阴、沂火两县接壤处,是临蒙公路上的一个重镇。敌人将其盘踞后,沿四角构筑了围墙,每一个角上建起了炮楼。

应镇中心原有一座田主制的10余米下的四层炮楼,被敌人用作中央炮楼,居中批示四角炮楼同八路军顽抗。这其中心炮楼,里面以是石头为架,以砖筑墙,两里砖墙的旁边挖上三开土,用夯打得严严实实,全部构造异样坚固,易守易攻。

守敌为一个伪军中队,约120余人,减上投敌的田主恶霸、间谍、叛徒,合计140余人,兵器设备齐备,一贯凭仗脆固工事,有备无患。

吴瑞林剖析敌情后,依然决定采与爆破的战术手腕铲除这界牌据点。因为二团二营一下子在费县、仄邑、洒水、宁阳一带作战,有打南线敌人的丰盛教训,吴瑞林就决定由二营担负主攻任务。

此次防御做战是1942年4月开展的。总攻时,二营分兵攻击界牌四角,炸开了鹿砦、铁蒺藜跟围墙,一举捣毁了四个炮楼,即时极端军力背中央炮楼实行攻打。

因为核心炮楼确切牢固,非其余炮楼可比,出推测仅仅炸开了一个小洞,裂出了一条缝,也炸死或震逝世了五六十名假军,当心已能将其炸付。

伪军在3、四层楼上,高高在上向八路军抗击。此时火药已用尽,兵士们便弄来辣椒面,用木料燃起辣椒面烟熏炮楼,但是敌人就是躲在外面不出来。

战斗禁止了一夜,快到黎明了,假如理屈词穷,持续再如许迁延下往,日军的支援军队很快就会赶到了。批示员吴瑞林以为,此时必需转变战术了,他决议采用诈败之计,勾引敌人出来后在路长进止伏击。

经由再三考虑,吴瑞林号令二营四连隐藏在邻近的一个小山村里。这是通往蒙阴城的必经之地,而界牌距蒙阴城比来,残敌必须退回蒙阴城才干大张旗鼓,因而要四连在那边待机歼敌。

比及太阳出去了,吴瑞林又敕令二营主力抬着“伤员”,拆出垂头丧气、没精打采的样子,叫锣响饱天从炮楼前始终撤到离界牌十多少千米之外的山坡上。

果真没有出所料,吴瑞林略施小计,就让敌人自动跑出来送命。躲在据点内的伪军看到那一幕,确疑八路军曾经“败行”了,就释怀勇敢地从炮楼上去,拖着枪,背着包,急不可待地撤退界牌,径曲向蒙阴乡回遁。

他们刚走出几里路,一濒临八路军设伏的谁人小山村时,忽然受到八路军二营四连的激烈截击,这股胆战心惊的丧家犬伪军被打得昏头昏脑,登时全体就歼。伪军中队少被俘时悲叹讲:“咱们这是主动跑出来送命啊!”

此战终究铲除了界牌敌据点,共歼伪军和卖民贼、特务、叛徒140余人,缉获蛇矛远30支、脚榴弹200余枚、枪弹1000余收,拯救出被闭押的大众100余人,打失落了敌人封闭我蒙山的一个主要关口。

界牌战役停止后,发布团履行了两个面打援的义务,由三营挨蒙阳出援的仇敌,二营打界牌西北面对受公路上的垛庄出援的朋友,以保障一旅一团对付寺郎坨的交战,迫使仇敌退守莅临蒙公路上青驼寺以北。

至此,完整规复了八路军正在沂河以南的本有态势,并把持了汶河以南的年夜片地域。